中野目 / 雞湯 / 有錢女生和沒錢女生的區別。

0 0

   

有錢女生和沒錢女生的區別。

2019-10-24  中野目

        介紹一下,我是個幾乎被貧富差距擊垮的年輕人。

        昨天和閨蜜聊到雙十一,她興奮地展示了自己滿滿當當的購物車,又問我有什么購物計劃。

        我聳聳肩,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打算買。

        閨蜜問為什么,我坦言沒錢:“飯都要吃不起了,還買什么東西。”

        她疑惑道:“你能有多沒錢?吃都吃不起?不夠問家里要唄。”

        我有些想笑,所謂有錢女生和沒錢女生的區別,大概這樣吧。

        在我連吃飽都得精打細算的時候,她可以毫無顧忌地購物消費。

        我笑著拍拍她腦袋:“我給你講個故事吧。”


        十五歲的我真的有吃不起的時刻。

        不是零食,是正餐都吃不起。

        那時候我剛考上城區高中,住宿,一個月生活費500。

        這筆錢夠我在食堂吃飽三餐,節省一些的話,還夠買點零食水果。

        不過剛換了新學校,難免有社交往來,也難免花錢。

        同學約我周末逛街,我找不到理由拒絕,只好硬著頭皮赴約,兜里就兩百整鈔。

        同學基本都是市區人,出手闊綽,也很熱情。

        她們知道我沒什么錢,所以一路上買吃買喝都不肯和我AA。


        老實說,我是有點羨慕的。

        大家都是同學,看似在同一條起跑線上,但光憑家境她們就能甩我好幾條街。

        她們越是體貼我不肯要我的錢,我越是覺得丟臉和無助。

        我可笑的自尊心被她們小心翼翼地揣在懷里,又在無意間掉到地上,任人踩踏。

        飯后大家商量著要去唱歌,我不好意思再讓她們請客。

        于是“豪氣”地往KTV前臺拍了兩張紅票子,又顫顫巍巍地收回了剩下的20找零。

        那應該是整個中學生涯,我掏錢最多最爽快的高光時刻。


        但打腫臉充胖子的結果是:明明剛到月中,我身上卻只剩幾十塊了。

        我沒有開口問父母要,家里情況不好,我是知道的。

        我沒辦法為自己的莽撞去為難父母,只好想方設法地省錢。

        最直接的解決辦法就是不吃。

        你試過七天純喝水什么都不吃嗎?我試過。

        我找了個減肥的借口,整整一個禮拜沒舍得吃東西。

        同學拎著便當和零食進教室,我就捧著保溫杯躲在角落喝水。

        哪怕她們邀請我一起,我也只是咽咽口水表示要減肥吃不了。


        直到最后一天晚上,我實在沒忍住買了個雞蛋餅,花了五塊錢。

        那個餅加了土豆絲、海帶和里脊肉,刷上了厚厚的甜面醬…

        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恩賜。

        不是人間至味,卻讓我記了六七年。

        那是我第一次直觀地嘗到貧窮的味道:微苦微咸,伴著空空的風聲。


        之前微博有個熱門話題:“該不該讓孩子知道家里的真實貧富?”

        持反對意見了占了七成,我卻不這么想。

        直面貧窮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
        之前寫的文章,有讀者在評論區說我不知道什么窮。

        其實我太知道了,從小就知道了。

        爸媽從未把我當成小孩兒,我對家里的財政狀況了如指掌,甚至參與其中。

        我家就像一個巨大的繡花枕頭,表面光鮮亮麗,內里負債滿滿。

        家里的每一分錢都要靠爹媽的鍋鏟掙來,很少能存款。

        前些天媽媽生病手術,那錢也借來的。

        所以從七八歲起,我就很少為錢任性了。

        但懂事依舊是我最討厭的詞匯。

        一年級的時候,我偷拿了家里的錢想買零食 ,還傻乎乎地破開了一百塊以為不會被發現,后來我被爸爸罰在天井站了一個多小時,哭到泣不成聲;

        還是一年級,家里缺錢過年就批發了好多春聯回來賣,豆丁大小的我剛從學校捧回了三好生的獎狀,丟下書包就成了小攤上最年輕的“商人”。


        那時候我最大的愿望是可以像同學一樣,在年假的時候牽著爸媽的手購置年貨,想買什么就買什么,不用顧慮。

        可現實是,我站在冷風里搓手,為不知道什么時候能來的一兩筆生意發愁。

        除夕那天,我爸給了我一百塊讓我買零食。

        超市好大,我轉了一圈又一圈,什么都想要,什么都不敢。

        后來我買了一罐真知棒,100根,32塊,一天三毛錢,是可以持續100天的幸福。

        長大,從來不需要到十八歲。

        前些天早上,我在公司門口狠狠摔了一跤。

        我上班一般騎共享單車,電腦都放在車簍里。


        那天路過減震帶,車一顛眼看電腦要掉出去,我立馬拉了剎車想阻止。

        沒想到那天騎的車制動不好,急剎車之后我整個人都飛了出去,電腦手機單車撒了一地,十分狼狽。

        我乍一摔倒有點懵,整個人都緩不過神來,腿上是一陣陣撕扯的疼痛。

        顧不上查看傷口,手機的打卡鬧鐘又響了。

        我只好趕緊爬起來撿東西,一瘸一拐地趕去公司。

        到公司放下包,我第一時間掏出了手機和電腦。

        手機屏沒碎,只有些刮痕;電腦......屏幕四分五裂。

        我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。


        同事的驚呼讓我意識到除了電腦,摔壞的還有我的腿。

        擦傷挺大的,正好在左膝,曲腿不方便,現在還隱隱作痛。

        但我哪顧得了那么多呢。

        摔壞了我不過是疼幾天,摔壞了電腦又要花好多錢。

        我知道是自己不注意,但還是有點委屈,憋著眼淚問同事修屏貴不貴。

        同事湊過來看了看我四分五裂的屏幕和老舊的電腦款式,說修屏不劃算,建議我直接換一臺新的,不會很貴。

        他輕飄飄的話語有點刺耳,我差點沒繃住,悶聲說了句沒錢。


        是啊,沒錢啊。

        有錢的話我也想輕描淡寫地換臺新款電腦,

        有錢的話我也想請一天假回家放肆地哭一場,

        有錢的話我也想在關心電腦之前先關心自己的腿。

        可我沒錢。

        后來電腦修了六百多,而我受傷的膝蓋只是簡單擦了擦碘伏,至今沒好。

        我經常會羨慕我的同事們。

        放眼整個內容組,只有我在無錫沒有固定居所,同事大都有房有車,甚至在朝著“二房”努力。

        意識到這些事情其實很折磨。


        我并不嫉妒,也知道她們為此努力了很久,但這種落差感是足以殺死一個年輕人的。

        明明年齡相仿,拿著一樣的工資,做著一樣的工作,我是來爭取生存,她們卻是體驗生活。

        這話或許有些極端,但我真的.......好羨慕。

        前些天刷知乎的時候,我刷到了這樣一個問題:“為什么很多年輕人都愿意到北上廣深打拼?”

        而其中的一條熱評,來自于我很喜歡的張佳瑋老師。

        他這樣寫到:

        “我和家鄉的矛盾,是我日益增長的物質/精神需求,和家鄉不那么先進的境況的對比,雖然無錫已經算是中國相對富庶發達的城市了。”

        字里行間,他的從容自信讓我折服,也讓我痛苦。


        同樣的一座城市,對他而言小到需要逃離,對我卻已大到難以想象。

        我甚至不知道,自己能不能在這座宜居城市里買上一磚半瓦。

        他說:“每個人的安全感和快樂,也就是多一點選擇,而已。”

        而已。

        可我連做選擇的資格都還沒有。

        太難了,甚至比窮還要難。

        至少我能直面自己的窮困,像接受日升日落的自然法則那樣,平靜地接受它。

        我能讓不富足的日子開出花來,一草一木都可愛,一字一句都喜歡。

        我能建一座漂亮的象牙塔,輕松寫意,甜蜜完滿。


        可我依舊會痛苦。

        在我心疼爸爸買包好煙都要猶豫,而同學給他爸換了輛新車的時候;

        在我為了吃飽精打細算,而室友邀請我去吃一頓人均1K+的法餐的時候;

        在我給一只用了兩三年的手機頻繁換屏,而朋友秀她的最新款頂配的時候.....

        好像不管我怎么追趕,永遠還是差了一截。

        所以,打敗我的哪是貧窮呢?

        是越不過的大山啊,是那座叫作差距的大山啊。


        我把這一切都說給閨蜜,她聽后問我:“打敗你的真的是貧富差距嗎?

        我有些赧然:“是......是吧。”

        “可你說了這么多,我只聽到了你對自己的不滿意。”她皺了皺眉。

        “你沒有很差吧,比我們很多同學都混得好啊,剛畢業著什么急?”

        我沒接茬,這話很多人都跟我說過了,可我還是急。

        父母老去,朋友漸遠,前路未卜......我誰都追不上,卻必須負重前行。

        閨蜜見我沒說話,又追問道:“你究竟想成為誰呢?第二個張佳瑋嗎?”

        我有些無措:“不知道,但我真的很想可以選擇,很想更廣闊,如果他是這樣,那我大概就是想成為這樣的人吧.....”


        一陣詭異的沉默后,閨蜜機關槍似的開口了:

        “清醒一點吧傻X,什么被貧富差距打敗了,你不自己嫌棄自己嗎!”

        “這個世界根本就不需要第二個張佳瑋了!”

        “別人怎么樣和你有什么關系,你能和他互換嗎?”

        “你能改變已經發生過的事情嗎?你能搶奪別人的財產嗎?”

        “為什么要給自己套模板,為什么羨慕別人?

        “你沒錢難道你還沒腦子嗎?”

        “二十出頭,難道不是什么都可以成為的年紀嗎?”

        “為什么非要成為別人?成為自己不好嗎?”

        “和自己比不好嗎?”


        我被震得說不出話來,滿腦子都是那一句“和自己比不好嗎?

        是啊,和自己比不好嗎?

        八歲時奢望的真知棒唾手可得了;十五歲付不起的KTV包廂也拿下了;媽媽舍不得買的衣服我付得起了;爸爸想抽的香煙也不覺得貴了......

        我已經實現了水果自由,也是時候實現思想自由了。

        這個世界的羨慕鏈太長,窮人羨慕富人有錢,富人羨慕窮人空閑,男人羨慕女人輕松,女人羨慕男人自由......

        我們總在羨慕別人的人生,卻從不羨慕現在的自己。

        你現在擁有的一切,難道不是從前想都不敢想的嗎?


        哪怕負重,我們也始終前行。

        向著遠處,向著理想中的自己,步履不停。

        什么貧富差距,什么模仿榜樣,什么窮困潦倒......統統見鬼去吧。

        何必框死自己,你才是你的可成為啊!

        我只想和自己比了。

        那......重新介紹一下吧,我叫長暮,一個不想成為誰、只和自己比、不想被貧富差距打敗的年輕人。

        希望你們也是。

        祝好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河南快赢481视频在线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