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箋雅侃紅樓 / 紅樓夢 / 一見黛玉誤終身,愛林黛玉的不光賈寶玉,...

0 0

   

一見黛玉誤終身,愛林黛玉的不光賈寶玉,還有為她操碎心的薛蟠

原創
2019-10-23  君箋雅侃...

    第二十五回賈寶玉和王熙鳳被五鬼魘了岌岌可危,所有人都在忙亂一片中,也顧不得男女之防。結果薛蟠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林黛玉,原文用了“酥倒”二字形容薛蟠當時的狀態,這兩個看似“唐突”林妹妹的文字,卻真正是情之大者。不但不唐突林黛玉,更是對林黛玉超凡脫俗的稱頌。

    (第二十五回)別人慌張自不必講,獨有薛蟠更比諸人忙到十分去:又恐薛姨媽被人擠倒,又恐薛寶釵被人瞧見,又恐香菱被人臊皮──知道賈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,因此忙的不堪。忽一眼瞥見了林黛玉風流婉轉,已酥倒在那里。

    薛蟠在忙亂中比別人更忙,護著母親照顧妹妹,還擔心小妾被人“咸豬手”,真是熱鍋上的螞蟻,團團轉。而這句歇后語還有個可怕的后果,人們只看到螞蟻團團轉可笑,不去想螞蟻如何了?鍋只會越來越熱,螞蟻的結局一定是悲劇了。不巧薛蟠遇到林黛玉的結局就是悲劇了。

    脂硯齋對薛蟠預見林黛玉說的特別好【甲戌側批:忙到容針不能。此似唐突顰兒,卻是寫情字萬不能禁止者,又可知顰兒之豐神若仙子也。】

    “情字萬不能禁絕者”說的真好,皆因林黛玉那般飄飄若仙,實在不能獨專于賈寶玉。而賈家能見過林黛玉,還能對之產生綺念的人根本沒有。林黛玉也不存在見其他男子的機會。唯有薛蟠是最恰當人選。所以,薛蟠這次酥倒也是“冥冥中自有天意”,更能佐證林黛玉的絕代風姿。

    薛蟠為人莽撞,卻有賈寶玉想要得不到的自由。他喜歡林黛玉,敢于馬上出口向母親討要,就像當初為了香菱,王熙鳳曾就此事說的好:

    那薛老大也是'吃著碗里看著鍋里’的,這一年來的光景,他為要香菱不能到手,和姨媽打了多少饑荒。

    香菱身上多有林黛玉的影子,而她本名甄英蓮,判詞又是荷花,更是芙蓉。她最后干血癥血竭而死,“水涸泥干,蓮枯藕敗”,與林黛玉淚盡而亡的死法并無二致。所以,薛蟠見到林黛玉后,叫薛姨媽提親,絕不可能如薛姨媽那般所說不答應就算了,一定還是“饑荒”打不完,鬧的薛姨媽無可奈何,薛寶釵才會在第五十七回拿出這件事調侃林黛玉。

    薛蟠求林黛玉不得后,當然不死心。隨后他又做了幾件事,對林黛玉表達了一份心意。

    第一,被柳湘蓮打后,薛蟠出門借做生意的名專門去了趟林黛玉的家鄉姑蘇虎丘,還在虎丘捏了泥人回來,被妹妹寶釵發現后拿著翻看笑而不語。

    第二,薛蟠走了一年多,又遭遇強盜差點丟命,卻仍舊帶回了一箱子姑蘇的土產,他走那么多地方,好東西多的是不買,偏偏買姑蘇的。可以肯定是送給林黛玉的。薛寶釵善解人意送了林黛玉兩份,為此林黛玉不但專門過來道謝,賈寶玉還說了一番大話,要替林妹妹買一船回來。事實上吹牛不要錢,賈寶玉根本做不到薛蟠這樣細致的“小事情”。他此生對林黛玉做不到的事太多了!

    第三,第二十八回有一副賈寶玉莫名其妙說出來的藥,名字始終沒說,賈寶玉說這副藥給你待遇吃,包管一料就好了。還說自己藏了幾年的藥方,薛蟠求了兩年,配了兩年才配成。還讓薛寶釵作證。之前分析過賈寶玉此話半真半假。假的是他說藥方是他的。真的是薛蟠確實在配藥。這個藥并不是給薛寶釵配的,因為薛寶釵有冷香丸,那么他配治療先天疾病的藥,只可能給一見“酥倒”的林黛玉。不知道為什么這個藥沒有了下落,也許八十回后再提起。其實,薛蟠有這個心思,很讓人感動。

    第四,香菱學詩,是謂效顰!當然不可能是香菱“東施效顰”,而是薛家“東施效顰”。不為了薛蟠心心念念,香菱又怎么會違背規矩,以侍妾的身份學什么詩,賈寶玉房中那么多人,那么驕縱,怎么不見有人學詩!

    第五,娶夏金桂成了薛蟠“愛慕”林黛玉付出的最慘重代價。香菱和賈寶玉提起薛蟠娶夏金桂是這么說的:

    (第七十九回,夏奶奶)又令他兄妹相見,誰知這姑娘出落得花朵似的了,在家里也讀書寫字,所以你哥哥當時就一心看準了。

    薛蟠看準夏金桂的條件有兩個:一個花朵一般;一個是讀書寫字!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,也是薛蟠立志要再找一個林黛玉。既然得不到心上人,找一個類似的也可以。不曾想讀書寫字的人未必都是林黛玉,夏金桂轉而成了薛家的噩夢,這是薛蟠做夢也想不到的,也是后悔都來不及的事。

    細數薛蟠對林黛玉做的一樁樁、一件件,可謂操碎了心,遠強于現在的粉絲對愛豆的作為。薛蟠對林黛玉一眼鐘情,很多讀者難以接受。認為薛蟠玷污了她。事實上,窈窕淑女,并非君子才好逑。人與人的遇合是緣分,“情字萬不能禁絕者”,緣分也是如此。只是薛蟠這一眼萬年,付出的代價卻是一輩子。個人有時候想想薛蟠一個粗人能為林黛玉做這么多,真的很不容易。說這是一種無望的守候不唐突林黛玉,甚至覺得林妹妹值得有個人這樣默默的關注她!

    當然,曹雪芹的筆怎么可能就只是深情,而沒有辛辣和諷刺。還記得第二十七回薛寶釵去找林黛玉,看到賈寶玉拐進了瀟湘館,回頭就發現一對玉色大蝴蝶,令她在后邊苦追不上。眼熟不?民間傳說有一個版本的梁山伯與祝英臺故事,二人化蝶后,苦戀祝英臺的馬文才就變成一只螞蚱在背后苦追。

    那么,薛寶釵是螞蚱?還是薛蟠是螞蚱?劉姥姥來賈家打秋風被稱“母蝗蟲”,薛家與劉姥姥本質相同,豈不也是“蝗蟲”?曹雪芹在《紅樓夢》中埋伏的這些“小調皮”,真的非常有意思,不是么!

    以上觀點為君箋雅侃紅樓主觀理解,線索都為原文所引用,是否符合曹雪芹原意,見仁見智,多歧為貴。歡迎大家多提意見。

    「文/君箋雅侃紅樓」 

    喜歡的朋友別忘了點擊關注:君箋雅侃紅樓,每天都有新內容更新。歡迎收藏,歡迎轉發,感謝贊賞。 

    本文資料重點引自:

    《脂硯齋重評石頭記》80回本 ;《周汝昌校訂批點本石頭記》80回本 ;

    《紅樓夢》人民文學出版社1982/1990/2018 ;

    《紅樓夢》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;

    《紅樓夢》繪全本·清·孫溫 ;

    《紅樓夢》程乙本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河南快赢481视频在线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