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當書苑 / 杜文杰原創 / (原創)懷念一棵大古樹

0 0

   

(原創)懷念一棵大古樹

原創 有獎征文
2019-10-18  武當書苑

本文參加了【鄉愁】有獎征文活動

 

?文|杜文杰
?
?也許樹和人一樣,終有回歸塵土的一天,這是大自然的規律,無可抗拒。
?

家鄉村中有一棵大古樹早已不在了,為何懷念它?因為它承載了我兒時的一些美好回憶,雖然其它有些事情在記憶中磨滅了,但是這個大棵大古樹至今還留存在我的記憶中。

我的家鄉是江南的丘陵地區,有山有水,到處是水塘,一年至少可以種兩季稻谷,算是魚米之鄉。我的家鄉還是李四光、林育南、林育英等名人的故鄉。
?

?家鄉的樹很雜,山上主要是松樹,村子庭院里、道路旁栽的主要是柳樹、泡桐樹、苦楝樹、杉樹、槐樹、榆樹,還有后來引進的香樟樹等。家鄉夏天雨多,秋季風大,這些樹的成長一定要經受得起自然的風吹雨打。


?家鄉的山也挺多,但不高也不大,與鄂西北綿延不斷的大山相比,那真是小巫見大巫,不值得一提。山上的松樹也不太大,兒時的記憶中,樹齡大多只有上十年,估計以前砍伐太頻繁,很多樹是后來春季植樹造林時才栽的。兒時我們經常在山林中砍柴,現在山林保護比以前好多了,山上的樹也長大了,樹林間的雜草叢生,已經沒有孩子上山砍柴了。
?


這棵大古樹就在我家附近500米處,打我記事時起,一直到它的衰亡,大約有七八年的時間。這棵大古樹好像是一棵老榆樹,因為樹桿很粗大,大約兩個人才能抱住,樹不是很高,所以,村里老人們習慣叫它“矬子樹”。
?
?據當時村里老人們講,這個樹至少有幾百年歷史,具體哪一年栽的,他們也不知道,反正到我們小時候,這棵樹已經顯得老態龍鐘了。雖然上面也有一些樹枝,每年春天也長出一片片綠色,但因為這個地段只有一棵大古樹,孤獨地堅守在村莊里,現在想想它一定是十分孤單寂寞。我一直認為,樹也是有情感的,
大自然與人類總是在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在交流。
?

?記得小時候在夏天的烈日里,我們在樹底下乘涼,捉迷藏、完打仗游戲、甚至在雨天避雨,村民勞動累了,也喜歡在這棵大古樹下休息,喝水并談論鄉村十里八里的新鮮事,這棵大古樹儼然成了我們村里的一個標志,也成了我們小伙伴相聚接頭聯絡的地點。
?

?或許我們只注意到它的美麗和繁華,而沒有注意到這棵大古樹的悲傷,當時村民根本沒有保護大古樹的意識,沒有施肥和澆灌,沒有培土和除蟲,也沒有在周圍或旁邊再幾棵同樣的樹,好讓它們在漫長的歲月中有“交流”的同伴,我們只是在“索取”,只是在考慮我們個人的感受,而沒有考慮這棵古樹的真正需要。


慢慢地這棵大古樹在一年的春天里,卻沒有很好地蘇醒過來。雖然我們總是期待大古樹能更加郁郁蔥蔥。可是這棵樹無人管理、無人過問、無人關心,也許大家覺得它的命運就該如此自生自滅。
?

因為,大古樹就生長在路邊,或許隨著后來鄉村道路的拓寬,有些人還覺得它礙事,大姑說,不待見這棵大古樹。就這樣,這棵村里唯一幾百年的大古樹,樹的根部慢慢發現有大量的白蟻。那幾年,我們村里白蟻猖獗,甚至家里的門都被白蟻給禍害了,這棵大古樹也未曾幸免,成為白蟻攻擊的對象。


后來這棵樹就很少長出新枝了,只剩下一個偌大的樹干和沒有葉的枝丫,在日曬雨淋中枝丫慢慢腐爛,隨后樹干也開始腐朽了,春雨或秋雨之后,在樹干的一些時常長出一些金黃色的蘑菇,大家知道這些蘑菇好看,但是有毒,不能吃。


再后來,我出門上學,也很少關注這顆大古樹,只知道這顆大古樹在自然的滄桑中,慢慢消失,歸于塵土。


樹總是要死的,不是老死的,就是病死的。但我知道,要是我們好好的愛護它,保護它,感恩它,尤其是保護好它的根部,或許今天它還會老樹新枝,成為我們村里一道閃亮的風景線,可惜這一天永遠沒有了。


幾十年過去了,故鄉的這顆大古樹還一直留存在我的記憶之中,給我帶來了濃濃的鄉愁,讓我深思,讓我懷念。
?
?圖片來自網絡,與本文大古樹無關,圖片版權為原創者所有,如有侵權,告知即刪。
?
?2019.10.18     書館首發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河南快赢481视频在线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