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ispers_pj / 雜文 / 魯大師原來真的姓魯

0 0

   

魯大師原來真的姓魯

2019-10-17  whispers_...

          上了年紀的讀者對魯大師一定不陌生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今年9月底,它在香港上市,股價蹭蹭漲,有些反直覺。因為印象里,它是 PC 時代的產品。

          再加上它那聰明絕頂的logo以及霸氣的名字:魯大師 

          總透露著一股老年朋克風,讓人忍不住夸他一句:“大爺牛逼!”

          很多人并不知道,魯大師這牌子不算老,第一次出現已經是2009年,PC 時代的尾巴。

          很多人也并不知道,魯大師的原作者真的姓魯,叫魯錦,但現在上市的這家魯大師其實姓周,周鴻祎的周,因為大股東是360公司,而原作者早已離開多年。

          所以現在魯大師是好是壞,已經和姓魯的那位毫無關系,要找得找姓周的。


          無論是招股書,還是其他官方渠道,魯大師都不再提及原作者魯錦以及2014年以前的事,但互聯網有記憶。魯錦的過往,雖然談不上傳奇,順著他的故事,你卻能看懂中國軟件的脈絡,并發現不少陳年趣事。

          1

          1989年,魯錦還不是大師,朋友們管他叫他小魯。

          春節期間,十幾歲的小魯獨自窩在家,擺弄著一個如今看來更像鍵盤的東西:


          PC-1500,夏普最成功的袖珍電腦型號,連著配套的打印機,像超市打印小票的機器。魯錦照著手冊按下一個個按鍵,不一會兒,清脆的打印聲響起,紙條上有個字符構成的飛機圖案。

          之后的幾天他幾乎不愿出門,用這臺從親戚家借來的電腦寫出人生第一個計算機程序 —— 一個坦克穿梭地雷迷宮的游戲,用的 BASIC 語言。

          再之后,親戚過來,拿走了電腦。

         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,1992年魯錦考入四川大學無線電系。

          機房里,一群同學戴著鞋套正襟危坐于電腦前,那是長城0520電腦,第一款國產PC,每次都要插一張 DOS3.3 的軟盤才能啟動。

          魯錦開機,運行了一個名叫 WORDSTAR 的軟件,相當于那個時代的 WORD 和 EXCEL,用它給父母寫了一份信,感覺很自豪,這是當時很流行的事。

          大三暑假,父母資助了魯錦一臺電腦:386DX/40,整整1M內存和210M硬盤,堪稱高配,比機房的強多了。魯錦弄到一套英文版 WINDOWS 3.1 的磁盤,第一次看到 Windows 的界面,立刻為之傾倒。

          他意識到,未來個人電腦一定是圖形界面的世界。也是從那時起,和 WINDOWS 系統優化結下不解之緣。

          如今一個看著極其簡單的手機 APP,背后可能有幾萬名員工,這在當時難以想象。—— 那個時代屬于個人英雄。比如,憑一己之力寫出 Foxmail (現在的QQ郵箱)的張小龍;比如45歲帶著KV100殺毒軟件獨闖中關村,并創下銷售記錄的王江民;比如一人寫出WPS單挑200人微軟團隊的求伯君 … … 

          魯錦的第一個作品:Windows優化大師,就是獨自在業余時間完成的。

          1996年畢業,他到中國農行四川分行科技部軟件科工作,起初負責開發一些 UNIX 系統的銀行應用軟件,一年后轉做銀行服務器系統的管理員,也就是運維。

          銀行的系統,你懂的,穩定地一批,魯錦從來沒遇上過 UNIX 系統崩潰的情況,平常上班,像是奧運游泳比賽時的救生員。

          相比之下,WINDOWS 系統簡直弱爆,魯錦經常跑去幫朋友修個人電腦。那個年代的 WINDOWS 系統優化做得不咋地,有時硬件和系統都沒問題,用起來就是不順暢。

          1999年年底,WINDOWS 優化大師第一版出爐,魯錦終于可以讓朋友們自助調教自己的電腦了。

          雖然整個開發過程只花了兩周,但很多資料是從95年他第一次接觸 WINDOWS 就開始收集的。

          魯錦并不是唯一一個做這件事的人。在距離魯錦一千多公里開外的蘇州,一位名叫蔡旋的醫科生同樣受困于 WINDOWS 之卡,他比魯錦早一年寫出另一款系統優化軟件,取名“超級兔子”。

          這些年小米賣手機一言不合就“跑個分”,跑分用的“安兔兔”,就是從當年超級兔子的窩里出來的。

          優化大師發布的第二個月,魯錦就收到第一筆注冊費,但他并沒在意,早期收費標準也很隨意,五塊、十塊都行,反正是委托軟件代理商來幫忙收錢,自己只管擼代碼。

          但又過了兩個月,魯錦就不得不注意到軟件的收入,因為超過了他的工資。魯錦第一次感受到了互聯網的力量。

          之后是一萬、一萬五、兩萬、兩萬五、三萬……魯錦也投入更多時間到優化大師,一年更新幾十個版本。

          這種情況下他居然沒辭職,繼續工作了整整八年,期間還因為開發銀行業務系統拿了一個國家級的技術進步獎,由于表現突出,還升了科長。

          到 2004 年春節期間,魯錦終于決定離開,世界那么大,他要出去看看。

          成都開往北京的火車開動時,他望向窗外,想起讀書時看到的一句話“每一片被秋風吹落的黃葉,都曾有過一段輝煌的夢。”

          2 

          Windows優化大師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商業運作,是由一位福建商人主導的。

          在轉行成為天使投資人之前,他是全中國最有名的“域名大王”,坊間傳聞他在幾年里瘋狂積攢幾十萬個域名,后來價值數億,還傳聞,他把原價幾十塊錢的域名賣給谷歌,賺了幾千萬美元。

          美圖公司董事長 蔡文勝

          2005年,蔡文勝把目光從域名轉向創投,他看上了穩居各大軟件站排行前三的Windows優化大師,找到魯錦,用100萬元買下版權,轉手便賣給另一家公司,換來的現金和對方公司的一部分股份,價值約2000萬元。

          這并不是他當年最騷的操作,2005年他還花兩百多萬投了兩家公司,一家叫58同城,一家叫暴風影音,后來的回報算起來也就十幾億吧。

          這么想來,那筆買賣魯錦確實不怎么賺,他當時已經成立15人的團隊,優化大師裝機量4000萬,且在業內影響力很大,怎么看都值100萬。

          從蔡文勝手里接手優化大師的公司叫“成都共軟網絡科技有限公司”(以下簡稱“共軟”),于是在2006年,北漂僅兩年的魯錦就有了理由回到家鄉,以股東和CTO(首席技術官)的身份加入成都共軟,并繼續主導優化大師的后續研發。

          3

          如果你沒聽過“成都共軟”這家公司,以為它只是個青銅選手,那就錯了,在2006年前后,它是中國互聯網實打實的王者,說它能呼風喚雨也不夸張。

          “共軟”兩個字的來源是“共享軟件”,這是那個時代特有的叫法。“共享軟件”沒有確切定義,那個年代什么軟件好用,大家就在論壇里相互發帖共享,所以叫共享軟件。

          大多數“共享軟件”介于“純免費軟件”、“付費軟件”之間 —— 可以免費試用一段時間,然后決定是否購買注冊碼。

          如果不買,有的還能接著用,有的會有功能限制,或是水印、彈窗之類的。比如你肯定用過的 WinRAR 壓縮文件工具。

          它永遠都有一個“在線購買”彈窗,但你見誰為它付過錢?不付錢也能照用——它是典型的共享軟件。

          同樣,Windows優化大師、超級兔子、網際快車、FlashGet、Foxmail……它們都屬于共享軟件。

          在收購優化大師之前,“成都共軟”已經有好幾款軟件,包括 Greenbrowser 綠色瀏覽器、IE工具條 Toolbar 和 Windows 工具盤,以及一個分公司級別的王牌項目:番茄花園

          收購 Windows優化大師后,共軟為它成立了專門的事業組,重視程度僅次于番茄花園。

          在當時,“成都共軟”旗下的軟件有個特點,不直接跟用戶收費,而是靠在自家的軟件或操作系統里給用戶推薦其他第三方軟件,按安裝量收軟件公司的錢。

          你可能想說,這特么不就是軟件捆綁安裝么?是,但在當時,這種盈利方式還很少見。

          2007年,共軟已經靠這套打法盈利好幾年,混得風生水起,決策者孫雨曾向記者打過一個比方: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如果說電腦硬件是房子的地基、Windows操作系統就是“清水(毛坯)房”,優化大師就是在“清水房”之上的“裝修”,在此之上,包括迅雷、暴風這些應用軟件就是“家具”……只要占領了客戶端,就能像騰訊QQ那樣進入多個領域。

          如果你對互聯網盈利模式有一定了解,你會覺得有點熟悉。

          是的,后來周鴻祎用一套類似的掌法闖入個人殺毒軟件領域,把一票同行打了個措手不及,有的人管它叫“三級火箭”。

          本質上就是給用戶的“清水房”提供免費的裝修和安保,再找機會給用戶推薦各種“家具”,然后找家具廠收錢。

          再后來,2011年起雷軍做 MIUI 以及小米手機,也跟當年 PC 時代番茄花園的這套打法差不多 —— 地和房子(手機)都很便宜,裝修(MIUI)也免費,但裝修師傅會給你推薦各種家具,在門縫里塞點小卡片。

          在2003~2007那幾年,成都共軟在互聯網領域的話語權極高,高到可以直接影響其他軟件公司的生死。原因無他,因為它掌握了互聯網的入口。

          巔峰時,共軟旗下的破解版 Windows XP系統占領著多半中國人的電腦,它預裝誰家的軟件,誰的市場占有率就能碾壓對手。

          那幾年崛起的軟件,比如酷狗、搜狗輸入法、暴風影音、網際快車……或多或少跟番茄花園的預裝扶持有關。

          周鴻祎曾找番茄花園互換股票,用10%的360股份換番茄花園40%的股份,后者沒答應。

          共軟的野心也很大,他們在遠赴開曼群島注冊了新公司,計劃在海外上市,一句“我們就是中國的微軟嘛”一度成為共軟高層的口頭禪。

          初到共軟時,魯錦也曾躊躇滿志,他對記者說想把“成都造”做到海外,開發英文版和日文版。他還說三年之內不會離開,一定要認真做軟件,做好優化大師。

          原本 Windows優化大師就是系統優化類軟件的佼佼者,有了番茄花園的預裝扶持,更是如虎添翼。到2007年,魯錦已經開始開發優化大師的升級版本(也就是后來的魯大師)。

          但此時所有人并沒料到,導火索已經點燃,共軟就像一個火藥桶,即將被引爆。

          4

          到這里我們先歇口氣,了解一下魯錦這個人的性格,以及他所處的時代背景(共享軟件的江湖)。

          在同事眼里,魯錦是個24K純老實人,典型技術男,踏實干活話不多,屬于老板們最喜歡的那一類員工。

          除此之外他還很記恩。魯錦的妻子懷孕期間,一位同事曾幫他聯系醫院,過了很久,朋友自己都忘了,他卻還記得。

          2006年前后,網上有人討論各種關于優化大師的流言蜚語,魯錦也極少回應,他說“希望用時間和口碑證明,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,與其花時間解釋莫須有的事,不如把優化大師做得更好。”

          由于性格穩重,技術資歷深,他已經從“小魯”變成“老魯”或是“錦哥”。


          Windows 優化大師并入共軟后,自然而然也由原本的一次買斷,終身使用的收費模轉變為免費模式,捆綁第三方插件或廣告來掙錢。

          關于捆綁這件事,老魯認真想過。

          北漂那兩年,3721中文上網服務曾找過來合作,Windows優化大師為其提供捆綁安裝,合作了一段時間,但最終在2005年就不歡而散,一大原因是魯錦還是不太能接受這種強求用戶的安裝方式。

          彼時,網民們對流氓軟件口誅筆伐的聲浪也正達到一個高潮,2005年前后,網易還專門為此出過專題頁。

          后來魯錦想明白了,捆綁并不等于流氓。

          在生活中,捆綁銷售其實隨處可見,超市的買一贈一、電視節目插播廣告、快餐店的漢堡套餐……這些都是捆綁銷售,雖然不喜歡,但不至于“流氓”。

          裝修師傅給你推薦便宜又良心的家具,這并不流氓,還是件好事。反過來,給你推薦高價低劣家具,強制購買,這才流氓。

          同樣,捆綁只是一種銷售方式,它不是軟件的原罪,強迫和難用才是。(比如大家吐槽Windows辣雞瀏覽器IE,卻少有人吐槽蘋果捆綁 Safari 瀏覽器,因為后者足夠好用)

          之所以捆綁現在讓人反感,是主要是因為捆綁被一部分人玩過火,以及附帶的其他流氓行為,比如無法卸載、竊取隱私等等。

          2007年魯錦所在的共軟,雖然也靠捆綁來營收,但度把握得比較好,也注重用戶體驗。

          比如,他們會針對不同的人群提供適合的破解版XP操作系統:

          想快速裝機就用“電腦公司特別版”;

          想要純凈版系統就找“深度”系列;

          “番茄花園”系列則專門為電腦小白打造,不僅界面好看,預裝的軟件也確實用得著,幫用戶免去逐個安裝的麻煩,且允許用戶主動卸載。

          除此之外,還有“龍帝國”系列、JUJUMAO系列、“雨木林風”系列等……簡直要啥有啥。(注:有的出自共軟,有的是深度合作關系)

          話說回來,當年國產軟件捆綁的盈利方式,其實也是被逼無奈。

          中國共享軟件大體經歷了這么個過程:

          大約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起,許多軟件作者純憑興趣寫軟件,也免費分享在網上。

          2000年以后,越來越多的作者開始收費,以補貼勞動成本和煙錢,寫程序畢竟很耗精力,還需要服務器、電費等成本,這收費無可厚非。

          結果一收費,就有人掙到了大錢,很快,越來越多的個人軟件作者在論壇里討論如何寫軟件掙錢。

          尤其在國外,消費能力和版權意識更強,導致國外居然有人靠寫軟件成為千萬富翁。消息一傳十十傳百,掀起了一陣中國共享軟件出海的浪潮,當年甚至有人專門寫出教程 —— 《中國共享軟件走向國際指南》,一時間成為眾多軟件作者出海的指南針。

          魯錦的 Windows 優化大師算是趕上了互聯網用戶付費意愿比較強的一段時間(2000~2004年及前后),之后隨著網民的口味被“免費的午餐”養刁,以及各類軟件破解版的出現,網民們的付費意識也越來越低。

          在國內注冊費用難以獲取的壓力之下,成千上萬的共享軟件因為沒有資金支持而難以維系,走向了消亡,比如曾紅極一時的下載工具網絡螞蟻。

          最夸張的一段時間,某款市場占有率排名第二的共享軟件,在國外能夠實現幾千美元的收入,而在國內一年只能收入400多元人民幣。

          人們嘴上說著喜歡某款軟件,卻不愿意出哪怕五塊、十塊。

          這條評論是當年中國網民的寫照

          這種情況下,很多共享軟件要么出海,要么“餓死”,要么尋求其他商業模式,比如廣告、預裝、捆綁……

          番茄花園是國內最早吃螃蟹的,再后來,捆綁和廣告成了許多軟件作者收入的重要來源之一。

          但捆綁打法也并非番茄花園原創,更早些時候,把捆綁玩得出神入化的其實是微軟。

          當年瀏覽器界的老大哥網景(Netscape)瀏覽器就是在一路高歌時,被微軟利用 Windows 的壟斷優勢,捆綁銷售自家的IE瀏覽器,最終拍在了沙灘上。

          很多人指責軟件捆綁,但在生存問題面前,純粹用道德說教去呼吁共享軟件作者不要捆綁這個,不要捆綁那個,顯得很蒼白。

          5

          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,魯錦到共軟的第二年,公司就出了事,番茄花園的作者洪磊忽然失蹤了。

          2008年,有三件軟件侵權大案浮現在公眾視野里:迅雷起訴超級兔子、騰訊把珊瑚蟲QQ的作者陳壽福送進監獄,番茄花園的“番茄門”。

          微軟中國的高層很快高調舉手承認:沒錯,番茄花園是我告的。

          當時有人按照人頭算了算,番茄花園的破解版XP系統幫全中國網民薅了總共大約70億美元的羊毛(操作系統注冊費)。

          案件不久即宣判,洪磊和共軟的其他幾個高層因侵權鋃鐺入獄。

          奇怪的是,在之前長達5年的時間里,微軟都沒找番茄花園的茬,甚至在此期間雙方還談過合作,打算一起開發中國特色改良版操作系統,可偏偏在08這年風向急轉,直接把人送進了呢?

          有人分析,微軟在那個時間點起訴番茄花園是為了解決反壟斷危機。

          2008年8月反壟斷法正式實施,在一則反壟斷調查報告里,微軟的操作系統和辦公軟件都被定性為五星級壟斷,所以微軟急需證明自己雖然市場占有率高,但沒掙著多少錢。

          也有人說,微軟先利用番茄花園等破解版XP系統的“漏洞營銷”幫助其占據市場,擊敗其他操作系統,現在要推廣新的 Windows Vista 系統,番茄花園的XP優化得太好,成了阻礙,就殺掉這頭推磨的驢。

          但這些原因對當時的魯錦來說都不已經重要,案子結果已是塵埃落定。

          為了賠償投資人,優化大師的那部分股權又回到蔡文勝手里,魯錦繼續之前未完成的“升級版”研發工作。

          2009年上旬,一個名叫“Z武器”的系統優化軟件出現在各大軟件站的排行里,直到7月更名為“魯大師”,人們也不知道背后就是魯錦的團隊。

          無數用戶涌入論壇吐槽新的名字。

          一位網友說:“軟件名字太難聽了,感覺就是姓魯的軟件。應該大眾化點,我還是認為原來的(Z武器)好聽啊。”

          另一位則說:“能不能不改啊?這讓和別人覺得是在學習優化大師……“

          其實他們不知道,這個軟件真的姓魯,也確實學習了優化大師。

          當時雖然有個媒體編輯“電腦虎”聯想到魯錦,但由于魯錦太過低調,他也不確定。

          從那篇猜測文,也可以看出,僅僅推出半年時間,Z武器就已經得到許多網友的認可。

          “中國優化第一人”的果然不是蓋的,靠的是實力而不是名氣。

          后來在官方論壇的管理員說漏了嘴,人們才知道,原來是因為國家規定軟件名不能帶“武器”二字,所以才改的名。

          2010年9月,魯大師宣布加入“360免費軟件起飛計劃”時,人們恍然大悟,哦,魯大師原來真是魯錦做的。

          “免費軟件起飛計劃”是2010年1月發起的,大致內容是:在今后幾年,360投入10億人民幣,通過投資、孵化、合作和收購等方式,幫助免費軟件領域的中小公司和個人作者實現事業的起飛。

          其實就是360招小弟做“全家桶”。(逃

          而魯大師之所以加入,一方面是蔡文勝在背后撮合,另一方面,到2010年那個時間點,軟件的個人英雄時代早已過去,360在個人安全領域基本是絕對統治地位,同時金山、360、騰訊也先后推出類似軟件,再單打獨斗根本成不了氣候,沒意義。

          就這樣,360的產品線多一個小兄弟:360硬件大師。

          之僅僅一年時間,魯錦就離開管理層,關于這段,幺哥僅能找到四個字的描述:“被迫離開”。

          又過了一年,魯錦從360正式離職。魯大師交給奇虎360的一個部門經理來運營管理。

          6

          2014年,周鴻祎叫來一個長相豪邁的東北爺們,說,你去成都,魯大師給你。

          此人名叫田野,最早是從金山出來的,在一次媒體活動上,由當時360安全衛士的產品經理傅盛牽線認識了老周。

          田野的性格里帶著股大碴子味兒,膽大心細,闖勁十足又敢做敢說,據說在金山時經常為雷軍提公司發展戰略建議(雖然雷軍并未采納)。

          老周對他是真好,在進入360之前的幾年,老周對他說:“年輕人我給你兩個選擇,要么去360,要么拉幾個小伙伴,我給你投資創業去。”田野想都沒想就選了創業,做了幾年被360收購回來。

          田野在2014年接手魯大師,是臨危受命,并且委以重任的。

          因為那個時間點,魯大師的活躍用戶在兩年里已經跌去超過一半,而此時,周鴻祎一只腳剛要踏進智能手機領域。

          周鴻祎的湖北老鄉投了個安兔兔,做小米手機時動不動就跑個分。現在同樣做硬件測評的魯大師在周鴻祎手里,想布什么局,不言自明。

          田野也是最適合的人員,他08年就加入360,主要負責和參與過開機小助手、隱私保護器、360桌面、360助手、360隨身WiFi……幾乎360叫得上名的產品,全參與研發,是老周知根知底信得過的將。

          只可惜,幾年后,魯大師的營收靠著廣告和游戲業務一直活的不錯,360手機卻沒做起來。


          7

          另一邊,魯錦從360離開后,根據其在領英的資料,過了一陣子周游四海,閑云野鶴的生活,興許是為了喘口氣,興許是簽了競業禁止協議。

          但畢竟“每一片被秋風吹落的黃葉,都曾有過一段輝煌的夢”,就在田野接手魯大師的幾乎同時,一家名叫獅之吼,英文名的公司成立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獅之吼的英文名叫 lionmobi ,獅子移動,360叫奇虎,正巧,另一位從360出來的產品大師現在掌管的公司叫獵豹移動,瞧這獅虎豹,龍爭虎斗的。

          幾年時間,獅之吼推出了一系列移動客戶端軟件,主要功能圍繞手機系統清理、電池管理、網絡管理、系統安全等——如此業務,活脫脫又一個手機版魯大師。

          但它已經不愿再摻和國內各種優化軟件的斗爭,只做外國市場。

          時光銜接到2007年的某一天,仿佛2014年的魯錦踐行了自己剛加入共軟時說的,要把“成都造”推向國際市場。

          事實也證明他的選擇是對的。

          沒過多久,獅之吼的軟件就位居歐美發達國家排行榜Top 10,下載用戶過億,并且在之后跟 Google、Facebook 等公司結成深度戰略合作伙伴關系。

          時間點也很好。因為也就是從那幾年前后,獵豹移動同樣因出海而大獲成功,某種程度上,他們也許都趕上了一波潛在的中國軟件出海浪潮,就像十幾年前PC時代的軟件出海熱。

          2017年,魯錦把公司包裝好,以27億的價格賣給成都的一家A股上市公司:迅游科技(是的,就是做游戲網絡加速那個)。而當時獅之吼無論從規模還是營收能力上來看,都比迅游更強,由此那次收購被外界稱之為“蛇吞象”,這讓人不免聯想到一個詞:借殼上市。

          魯錦再次出現在公眾媒體,又是兩年以后,迅游科技的內斗,董事長和總裁互相罷免對方時,魯錦都投反對票。他說,公司控股股東的團結是最重要的。老魯還是那個24K純老實的魯。

          8

          魯大師成功上市之前,被駁回過幾次,外界分析原因是收入太單一。大部分來自奇虎科技和另一家名叫嵩恒網絡的公司—— 魯大師給他們的軟件和游戲帶流量,他們付費。

          魯大師也一直在試圖發掘新的業務營收模式,比如:

          2015年開始開始賣智能配件;

          2016年推出子品牌“魯蛋”,設計生產智能快充、數據線、iPhone電池之類的;

          2017年開始賣二手手機,還計劃進軍金融和娛樂領域。

          2018年,開了第一家線下體驗店“小魯智店”,主營數碼維修業務,同時賣硬件配件,說白了就是以前路邊的電腦手機維修店,現在做成品牌連鎖高端版。也算是互聯網推動傳統產業升級吧。

          也不知道,哪天老路逛街會不會上“小魯智店”看看。

          今年4月1日,魯大師還發布了一個食品評測跑分體系,給一個牛肉產品跑了跑分。雖然看著像是自家的一個牛肉粒零食產品的推廣活動,但無論是賣零食還是做食品測評,都能看出魯大師在擴展業務方面的努(nao)力(dong)。

          2019年9月25日,360魯大師終于成功IPO,并且獲得227倍的超額認購(相當于你單價一塊錢賣白菜,有227個人拿著錢排著隊買,生意火爆)。

          但這些,都已跟當年那位姓魯的大師沒了半毛錢關系。

          鐘擺來回往復,時針一圈又一圈,歲月無聲,但互聯網有記憶。我們閑坐在岸邊,從時光的小河里釣出一塊又一塊歷史的碎片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河南快赢481视频在线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