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~~牛 / 《詩詞津梁》 / 《詩詞津梁》六 “比、興兩法是不能不用的...

0 0

   

《詩詞津梁》六 “比、興兩法是不能不用的”

2010-12-09  牛~~牛
    形象思維是藝術創作的共同規律和思維特征;藝術夸張是詩歌的藝術特色;含蓄蘊藉則是中國詩歌的傳統特點。要體現這些特征、特色、特點,都離不開詩歌藝術的創作手法。毛主席在"詩要用形象思維,不能象散文那樣直說"之后,緊接著就說:"所以比、興兩法是不能不用的"。這是對中國詩歌傳統創作手法的集中和概括。
    比、興創作手法,在我國有悠久的歷史。我國第一部詩歌集成《詩經》的《大序》中說:"故詩有六義焉:一曰風,二曰賦,三曰比,四曰興,五曰雅,六曰頌。"其中的《風》、《雅》、《頌》是詩經的組成部分。《風》有十五國風,大部分是民間詩歌;《雅》有《大雅》、《小雅》,是"言王政所由廢興"的作品;《頌》有《周頌》、《魯頌》、《商頌》,是贊美王德、祭祀用的樂歌。賦、比、興則是表現詩歌內容的方法。西漢經學大師鄭玄說:"比"是"見今之失,不敢斥言,取比類以言之";"興"是"見今之美,嫌于媚諛,取善事以喻勸之"。也就說,"比"、"興"是古代人民群眾用來諷刺和贊美時事的。這種刺美不是直話直說,而是繞著彎兒來,采用委婉類比的方法唱出來的。其后歷代對賦、比、興、又有多種解釋。南宋朱熹在《詩集傳》中是這樣解釋的:"賦者,敷陳其事而直言之者也;比者,以彼物比此物也;興者,先言他物,以引起所詠之詞也"此后對此解釋雖不盡一致,但大多數學者、詩人都采朱說。
比,包括比喻和比擬。
    比喻,是將兩種以上的事物聯系起來,用其中一種事物去說明或描寫另一種事物,使它更鮮明、更生動,更好地抒發作者的思想感情。例如,毛主席《長征》詩中的"五嶺逶迤騰細浪,烏蒙磅礴走泥丸。"意思是:在紅軍的眼里,綿延不絕的五嶺,就像微波細浪輕輕翻騰,氣勢雄偉的烏蒙,就像小小泥丸滾動。經這么一比,就把"紅軍不怕遠征難"的大無畏的英雄氣概,非常形象、非常生動地烘托出來了,并表達了作者戰略上藐視困難的"若等閑"的氣概。
    比喻中要說明或描寫的事物叫本體,用來比方的那個事物叫喻體。例如,上述詩句中的"五嶺"、"烏蒙"是本體,"細浪"、"泥丸"是喻體。
    宋人對比喻的分類多達十類,后人一般歸并為四類。即明喻、暗喻、借喻、博喻。
    明喻:本體和喻體一并托出,一般在兩者之間加上"如"、"似""若"或"猶如"、"恰似"、"仿佛"等字眼。例如"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。"(王勃送《杜少府之任蜀州》)"大漠沙如雪,燕山月似鉤"(李賀《馬詩》其五)"不知細葉誰裁出,二月春風似剪刀。"(賀知章《詠柳》)毛澤東詩詞中的"山下、山下,風展紅旗如畫。"(《如夢令 元旦》)"橫掃千軍如卷席"(《漁家傲 反第二次大"圍剿"》)"蒼山如海,殘陽如血。"(《憶秦娥 婁山關》)等都屬明喻。
    暗喻:又稱隱喻。這種比喻,一般也要求本體和喻體同時出現,不同于明喻的是不用"如"、"似"等明顯的比喻字眼,而是用其他謂詞或狀詞。暗喻較明喻更進一層,它突出本體或喻體的某種特征,比喻得更傳神,更生動。例如"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倫送我情。"(李白《贈汪倫》)突出喻體"桃花潭水"千尺之深的特征,來夸張本體"汪倫送我情"。"糝徑楊花鋪白氈,點溪荷葉疊青錢"(杜甫《漫興》其七)以喻體白氈形容本體楊花的厚而密;以喻體青錢形容本體荷葉小而多。"山河破碎風飄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。"(文天祥《過零汀洋》)以喻體風飄絮突出本體山河破碎之飄搖不定;以喻體雨打萍突出本體身世沉浮之災難密集。上述毛主席的"五嶺逶迤騰細浪,烏蒙磅礴走泥丸"也是暗喻。
    借喻:本體不用出現,直接用喻體來代表本體。它比暗喻更深一層,本體和喻體溶合在一起了,喻體直接代表本體。例如駱賓王的《秋日送尹大赴京》:"竹葉離樽滿,桃花別路長。"其中的"竹葉"喻酒,"桃花"喻馬。杜甫的《將赴成都草堂途中有作先寄嚴鄭公五首》其四:"新松恨不高千尺,惡竹應須斬萬竿。",其中的"新松"喻善,"惡竹"喻惡,借以抒發詩人對人事的愛憎。白居易的《放言》其一:"草螢有耀終非火,荷露雖團豈是珠。"用"草螢"似火非火、"荷露"似珠非珠借喻朝庭中的當權派,揭露他們"兩面派"的面目。王安石的《木末》:"繰成白雪桑重綠,割盡黃云稻正青。"其中"白雪"喻絲,"黃云"喻麥。前面提到的李賀詩中所用的代詞--劍叫"玉龍"、酒叫"琥珀"、日叫"蒼圓"、春草叫"寒綠"、秋花叫"冷紅"等,亦屬借喻。毛主席的《七律.冬云》:"獨有英雄驅虎豹,更無豪杰怕熊羆。"這里的"英雄"、"豪杰"借喻中國和世界革命人民。"虎豹"、"熊羆"借喻所謂"帝、修、反"。魯迅《報載患腦膜炎戲作》"橫眉豈奪蛾眉冶,不料仍違眾女心。"這里的"橫眉"是魯迅指自己,他的《無題》中不是有"橫眉冷對千夫指"嗎?"蛾眉"則借喻當時忌恨他的幫閑文人,駱賓王《為徐敬業討武曌檄》中不是有"入門見嫉,娥眉不肯讓人"嗎?至于"眾女",不言自明,是指那些"蛾眉"。借喻二體合一,本體與喻體的關系應該是人們比較容易了解的,或者從詩詞的前后句的聯系中,從典故、文獻的聯想中,能夠琢磨出來,不宜搞得晦澀難解。
    博喻:用多種事物同時比喻一個事物。例如白居易的《琵琶行》中的一段:

        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語。
        嘈嘈切切錯雜彈,大珠小珠落玉盤。
        間關鶯語花底滑,幽咽流泉水下灘。
        水泉冷澀弦凝絕,凝絕不通聲漸歇。
        別有幽愁暗恨生,此時無聲勝有聲。
        銀瓶乍破水漿迸,鐵騎突出刀槍鳴。
        曲終收撥當心畫,四弦一聲如裂帛。

    十四句中用了十種聲態作比喻,不僅展現了千變萬化的音樂形象,而且暗示了琵琶女起伏回蕩的心潮。蘇軾的《百步洪》中有四句:

        有如兔走鷹隼落,駿馬下注千丈坡。
        斷弦離柱箭脫手,飛電過隙珠翻荷。

    四句詩連用七個比喻,一個比喻即一個場景,將船行疾水的驚駭沖瀉之狀生動地描繪出來。詩的后半部,說生命的消逝,意念的轉易,世變的反復,更甚于此,以強化作者對人生的慨嘆。又如喬吉《水仙子》(重觀瀑布): 冰絲帶雨懸宵漢,幾千年曬未干。華露涼人怯衣單。似白虹飲澗,玉龍下山,晴雪飛灘。
    作者以冰絲、華露、白虹、玉龍、晴雪的五種動態形象,比喻瀑布。
    前面舉的毛主席的《十六字令三首》,用了五個比喻描繪山的雄偉形態,亦屬于博喻。博喻必須注意喻體新鮮、生動,還要服從內容的需要,不可為比而比、人工堆砌。
    比擬與比喻相似,但也有所不同。作者為了把景物寫得生動形象,把感情抒發得淋漓盡致,常將甲物當作乙物來描寫,這就是比擬。例如,王維《書事》:"坐看蒼苔色,欲上人衣來。"其中"欲上"二字,給"蒼苔色"以生命,把它當作會飛躍的動物來描寫了,突出了地碧苔青的景色,表達了詩人欣喜的心情和新奇的感受。李白的《送友人》,借用《詩經.車攻》中的"蕭蕭馬鳴",組成"揮手從茲去,蕭蕭班馬鳴。""班馬",離群之馬也。一個"班"字,把兩人臨別時各奔東西,馬兒也蕭蕭長鳴,似有無限深情。馬猶如此,人何以堪!杜甫的《春望》:"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。"這里把花與鳥都擬人化了,感時恨別,花也濺淚,鳥也驚心,可見詩人離傷之情多么深重!郎士元《柏林寺南望》:"青山霽后云猶在,畫出西南四五峰。"這里的一個"畫"字,就把"云"擬人化了,似乎本無山峰,是云即興畫出來的,表達出了詩人驚奇、愉悅之情。
    比喻和比擬所不同的是,比喻一般要出現喻體,或者本體與喻體相融合,比擬則不出現本體,而是以喻體的某種形象特征、動作特征來描寫本體。有物擬人、靜物擬動物、甲物擬乙物等等。從修辭角度看,比擬較比喻對事物描寫的深度更進了一層。
    興和比同屬形象思維創作手法,二者有聯系,也有區別。彼此相似形成比,前后相因形成興。
    寫文章強調"開門見山",作詩則須委婉含蓄,因此往往先用鮮明的形象為抒情發端,所以又叫"起興"。例如李白《將進酒》的前兩句是:"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!"用來形容光陰易逝、一去不返;接著兩句:"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,朝如青絲暮成雪!"慨嘆人生之短暫;由此引出"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"這詩的前四句都是"起興"句。又如張籍的《秋思》:

        洛陽城里見秋風,欲作家書意萬重。
        復恐匆匆說不盡,行人臨發又開封。

    第一句"洛陽城里見秋風"就是"起興"句。"見秋風"三字是思鄉的形象說法。前面例舉李白《秋下荊門》時曾介紹了這個典故:晉朝的張翰,在洛陽作官,"因見秋風起",借口思念家鄉的菰菜、莼羹、鱸魚膾,就辭官回家了。
    毛主席的《七律.冬云》前四句:"雪壓冬云白絮飛,萬花紛謝一時稀。高天滾滾寒流急,大地微微暖氣吹。"是"起興";后四句"獨有英雄驅虎豹,更無豪杰怕熊羆。梅花喜歡漫天雪,凍死蒼蠅未足奇。"乃"所詠之詞也"。上例都是兼含比喻的興,即興中有比。比、興往往密不可分。
    用某種事物來寄托詩人的感情,古人也稱之為興。
    晚唐詩人秦韜玉,是個既不滿當時社會黑暗,又奔走于宦官之門謀求官爵的知識分子,寫了首《貧女》,以一個未嫁的貧女的獨白,來抒發自己懷才不遇、寄人籬下的感恨:

        蓬門未識綺羅香,擬托良媒益自傷。
        誰愛風流高格調,共憐時世儉梳妝。
        敢將十指夸針巧,不把雙眉斗畫長。
        苦恨年年壓金線,為他人作嫁衣裳。

    大意是:窮人家的女兒,從來沒有著過華麗絲綢衣裳;準備托媒人說婆家時,自己更加感到悲傷。當今誰人愛我這樣風采、格調高雅的女孩兒!都喜歡那些時髦發式的摩登女郎。我敢用十指來夸耀刺繡的靈巧;不愿把眉毛畫得長長的,去跟人家攀比濃抹艷妝。深恨年年辛勤地壓金線刺繡,總是為富貴人家女子做出嫁衣裳。這首詩之所以有名,是因為形象生動,在當時和后世懷才不遇的知識分子中引起強烈的共鳴。"為他人作嫁衣裳",至今仍為人們廣泛引用。
    宋朝抗金主戰派領袖李綱,受投降派的打擊、排擠,只當了七十天宰相就被罷了官。他在任湖廣宣撫使時寫了首《病牛》:

        耕犁千畝實千箱,力盡筋疲誰復傷?
        但得眾生皆得飽,不辭羸病臥殘陽。

    作者以"病牛"自況,表示了為國為民鞠躬盡瘁、死而后已的高尚情懷。他被罷相之后,屢上疏主戰,終不得行,憂郁而死。李綱雖不是北宋的名詩人,但他的這一名篇,卻連同其愛國主義精神彪炳千秋。
    明朝的民族英雄于謙,在蒙古貴族瓦剌內侵、虜走皇帝英宗之后,他擁立景帝,率京師軍民擊退敵人,后來英宗被釋復辟,于謙被誣殺。曾作《石灰吟》:

        千錘萬擊出深山,烈火焚燒若等閑。
        粉骨碎身全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間。

    作者以石灰自況,寄托著寧為玉碎、不為瓦全的大無畏精神和潔白情操。這首詩同李綱的《病牛》一樣,流傳甚廣。
清人鄭燮的《竹石》:

        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巖中。
        千磨萬擊還堅勁,任爾東西南北風。

    此詩為題畫而作,在贊美巖竹的堅定、頑強中,隱喻作者風骨的剛勁。
    這類托物寄意的表現手法,和前面講形象思維時所說的"移花接木"法,古人常稱為"比興"、"托興"、"興諭"、"諷興"等。
    毛主席在給陳毅的信中說,作詩"比、興兩法不能不用",但也不排斥賦的運用。指出:杜甫的《北征》一詩"可謂'敷陳其詞而直言之也'然其中亦有比、興。"。《北征》是杜甫回鄜州探望家小時,給皇帝寫的一首五言古體長詩,是以詩歌體裁寫的陳情表,向皇帝報告沿途所見安史之亂給國家和人民造成的災難,描寫了自己妻子兒女饑寒交迫的生活,并表達了對國家命運的關懷,規勸皇帝不要屈膝借兵回紇,引狼入室。詩人以賦為主、比興為輔的表現手法,把敘事、議論、抒情、寫景融為一體,成功地反映了當時的重大政治事件。
    中國古代長篇記敘詩歌,大都采用"賦"的創作用法。例如漢魏樂府中的《焦仲卿妻》,除開頭以"孔雀東南飛,五里一徘徊"起興外,其后三百多句基本上是直言詩;北魏樂府中的《木蘭詩》,除最后四句"雄兔腳撲朔,雌兔眼迷離。雙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?"是比喻外,其上數十句,全是直言敘事。唐代偉大現實主義詩人杜甫、白居易善于以直書其事的創作手法,表現重大的政治題材、社會生活、民生疾苦,留下許多深刻感人的杰作。杜甫除《北征》之外,還有《自京赴奉先縣詠懷五百字》、《三吏》、《三別》等。白居易有組詩《新樂府》、《秦中吟》等。
    上述詩篇都是古體詩,在今體詩即律詩中有沒有"敷陳其事而直言之也"?有,并且其中亦不乏傳世佳作。例如晚唐詩人李山甫寫了首《上元懷古》。現在的南京市,唐代稱金陵,又曾改名為上元,是三國東吳、東晉和南朝的都城。李山甫這首詩是總結南朝宋、齊、梁、陳短命的教訓的:

        南朝天子愛風流,盡守江山不到頭。
        總是戰爭收拾得,卻因歌舞破除休。
        堯行道德終無敵,秦把金湯不自由。
        試問繁華何處有?雨苔煙草石城秋。

    這首詩基本上采用"賦"的創作手法,其中也有比、興。李山甫在晚唐并不是很出名的詩人。唐人寫金陵懷古的名篇很多,而恰恰這首詩被朱元璋這位農民出身、文化不高的皇帝看中了,請人寫在屏風上,要后代子孫記取教訓。
    盛唐詩人賀知章《回鄉偶書》基本上也是首直言詩:

        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。
        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。

    詩以"少小"與"老大"相對比;"鄉音無改"與"鬢毛衰"相映襯,又用兒童問話的情趣,抒發這位八十六歲老人,離家五十余載,久客傷老之情。這首源于生活,發自心底的好詩,成為傳世名篇。
    五代十國時的后蜀的花蕊夫人徐氏,蜀亡被擄入宋,宋太祖召她陳詩,她作了首《述亡國詩》:

        君王城上豎降旗,妾在深宮那得知?
        十四萬人齊解甲,更無一個是男兒。

    這首直言詩,針對女禍亡國論,作了自我辯解,將男兒罵個痛快淋漓,抒發了她怨憤痛切之情,刻畫出一個潑辣而不失委婉、不卑不亢的女性形象,后世詩評家每每樂道。
    陸游的《示兒》:

        死去元知萬事空,但悲不見九州同。
        王師北定中原日,家祭毋忘告乃翁。

    這是詩人八十五歲、奄奄一息、即將告別人世時,以遺囑形式,對兒子傾吐未完成的心愿和殷切希望的絕筆詩。數百年來,萬口傳誦,發揮著振奮愛國精神的作用。
    直言詩要寫好,并不容易。從上面所例舉的幾首詩來看,有如下特點:一是抓住了歷史的、政治的、社會的或生活的重大題材;二是作者熾烈的情感和高潔的心地猶如不須妝扮的美麗處子,和盤托出,更顯得自然樸質之美;三是話雖直說,但不是空洞的概念,而是可見、可聞、可觸的形象,也就是說,賦中有比、興;四是不平鋪直敘,有強烈的對比、鮮明的反襯,行文起伏跌宕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河南快赢481视频在线直播